当前位置:主页 > > 李白专题 > 李白故事 >

李白之死

[江油李白故里网] 日期:2016年1月9日54作者: 来源:放大字体正常缩小关闭

  时光匆匆,白雪绕发,不自不觉中李白已过六十二岁,身体每况愈下,大不从前,虽有志从军报国,但力不从心。秋意微凉,浮云飘渺,天空格外旷远,呆在屋内,心情郁闷,李白决定出去走走,携一夕阳,与山水相约,看满山枫叶,聊以慰藉已荒废多时的诗情。
  走在乡间小道,风调皮地掠过他的脸庞,转眼来到了那边枫树下,撩拨地叶片哗啦啦作响,再以完美的姿态接下蝴蝶般的秋意,翩翩起舞。夕阳将淡淡的余晖在诗仙身上铺满,暖暖地轻柔,如情人的玉手在抚摸。李白的脸上惊现多日不见的笑意,眉毛轻轻舒展开来。
  近日他的脓胸病又犯了,黄色的粘液老是从胸口流出来,散发恶心的味道,没有蜂蝶围绕着他,包括他多情的诗意画意。夕阳逐渐下沉,余晖减弱到了恍惚的样子。李白长叹一声,望着胸口的浓汁,脸上不经意地露出凄凉,浓汁流就流吧,没事,喝点儿酒就会好起来的。一切的风流倜傥,都随着天空浮云;一切的美景似乎都不和他有半毛钱的关系。唯有怀中的美酒,还有斗酒的情怀。
  五杯酒下了肚,便飘飘然了,胸部的疼痛在酒精的麻醉下似乎睡着了,不再烦扰李白了。
  李白提酒出行,离开了住所。房子只是一间旧茅屋,除了酒便不再有什么了。走着走着,不知不觉来到河边。河边有一条小船,船上一八旬老翁在凭船垂钓,悠然自得,胡子花白,随风舞动,一副道骨仙人的风骨。偶尔甩一下鱼竿,偶尔拿起酒葫芦呷一口,咂着美味的嘴唇,目光不离水面,陶醉其中。暮然回首,发觉李白的到来,招呼着上船入座。
  有相同嗜好的人,总会聚在一起。划船畅游,水波荡漾,凉风习习,山青水绿,一竿竹篙点水,小船载两人,碧波如酒,细细品尝,眼睛离不开水里的酒,口中淅沥着葫芦的酒,两人悄悄喝醉。山野勾勒的轮廓线条逐渐模糊,将旷阔的雄姿隐藏,水面袅袅而起的月光,将苗条的小河装扮如画,空气亦朦胧。偶尔一两只水鸭子船边掠过,一条斜线飞快的荡走了。
  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李白一手端杯一手画卷,背依船蓬高吟起来。老翁没动静了,躺在船舱里睡了,不胜酒力。李白依旧唱着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。陈王昔时宴平乐,斗酒十千恣欢谑。主人何为言少钱,径须沽取对君酌。”那发白的胡子激情的抖动,水面也晃动起来鱼儿也涌动起来,山也要动起来。一切都喝醉了,一切都那么清醒。
  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”哈哈,想当年我是何等的风光,玄宗请我入宫,高力士为我提鞋跟。李白越想越来劲。似乎天地间都是他的了。
  “哎,现在呢?又有什么呢?”李白又愁了“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。不知明镜里,何处得秋霜”那山不在是那山了,苍老无限;那水不在是那水,只有模糊的月光。空蒙之处遗留沧桑和伤感,诗意此时也抛弃了他,独有的是那手中的空葫芦,还有残留的几滴泪花,浑浊地滑落在河间。
  天黑,月亮早已上班,将时间都改成了白色,山川白了,被抹去青黛;小河白了,被沉淀了碧绿;小船也白了,渔翁也白了,连他手中的船槁也白了,李白站在船头,不胜寒意,岁月不饶人,自古多情空余恨,此地空余李白情。四周都静谧得出奇,渔翁似乎不会醒来。
  风儿吹着水波,使劲把它推到岸上去:水波急了抱着月亮不撒手,月亮只好在水里荡着秋千。摇啊摇,摇得脸都笑花了,还是不停的笑。
  夜色更浓了,月亮载着水悠闲得嬉戏。李白不甚酒力,醉眼朦胧。还一直地击掌唱诗;“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览明月”那还知道自己已老,空有报国之心。李白打了一个趔趄,扶住船蓬,见船翁似醒非醒。,想起朋友孟浩然,不禁泫然泪下:朋友啊!你在何方?然而空中一月,水中一月,别无他物。
  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月既不解饮,影徒随我身。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……”李白边唱边哭,人亦老便孤独,天亦老天有情。
  “你别哭了,下来吧,我不是你的朋友吗?”水里的月亮开口言语。
  “你真会说话了?太好了。只有你没有忘记我,陪着我。”李白欣喜若狂,手舞足蹈,忙扔掉手中的酒葫芦扑下水去,静谧的水花尽显温柔,将投怀送抱的情人揽在胸前。没有谁比水花更多情,所有的人它都爱,爱到天荒地老。
  它从不抛弃任何人,只有他愿意,一直躺在它的怀里都行,直到尸体腐烂,灵魂虚脱,它也不肯放手。水花是一个多情而自私的种子,如果长期没有谁来跳水,就会引发轩然大坡,振捣不休。此时,李白将灵魂与肉体都投掷下来,水花得意地笑个不休,尽显风流。这水真柔软,象一双巨大的手臂抱着他渐渐地隐没。
  李白拉着月亮的手,月亮亦拉着李白的手。他们荡着秋千,摇啊摇摇到外婆桥:看着水,晃啊晃晃来一坛酒;喝着酒,喝啊喝喝来……
  那酒甜而淡,不香也不腻,不渴不伤情,一切是那么平淡,一切亦远去,远去的朋友,远去的家,远去的妻子,远去的孩子。水还在月光中晃动,水抱紧了李白假装责问月亮:“你为何拉下李白,坏我清誉?”月亮笑了:“与其痛苦难堪的死去,不如快活浪漫的离去。”水窃喜闭嘴无语。
  船翁救起李白,那是第二天晨光熹微之时,李白亦离肉身仙去了,留下浪漫的诗给世人评。
  后记——虽然他走了,他的灵魂永存,他的肉体也仙逝,但是山川江河都铭记于心!

本文网址:http://libaiguli.com.cn/show.asp?id=141
相关阅读 江油李白故里网 投稿邮箱:tg@libaiguli.com.cn
李白故里地址:四川省·江油市|邮编:621700 区号:0816|友情链接/建议/投稿/客服:QQ 9090469|邮箱:admin@libaiguli.com.cn
libaiguli.com.cn © 2015 Copyrights reserved. 李白故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