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> 江油概况 > 江油简介 >

探秘江油老君山援华美军战机坠毁地

[李白故里网讯] 日期:2016年6月11日185作者: 来源:史志江油放大字体正常缩小关闭

  民国34年(1945年)5月,美国援华抗日空军“飞虎队”的一架战机从西安飞往成都时,不幸坠毁于重华乡(原隶梓潼县,1953年划入江油县)老君山亮白岩下。江油县政府寻得飞机残骸和四具美国飞行员遗体送往省府成都,并在当地举行了隆重的公祭大会。
  71年过去了,美机当年的遇难之地由于山高路险,几乎再无人涉足。2016年5月,64岁的江油籍摄影师陈仁泉先生冒险探访了这块神秘之地,并用相机和文字记录下了这次艰难的旅行。

  藏王寨老君山猪儿嘴峰在百度地图上是没有标识的。亮白岩,是猪儿嘴接近巅峰处的一个位置。从十年前开始,我从东南方向多种角度拍摄过猪儿嘴峰:夜晚的星空,黄昏的云雾,雨后的晴空,地震后的苍凉……那是我无数次希冀到达的地方。

  半年前开始具体策划猪儿嘴之行,原计划是三人同行,从安全的角度考虑,由永胜镇上黄连垭。临出发的头一天,另外两人走不了。5月4日,我决定改走最险而又最近的路——广陵峡沟,其中要经过乱石窖、三角包、凉水井、犀牛洞、犀牛耕、两扇碑、梯子岩、观音岩,处处险要相连,荆棘丛阻……

  5月5日至7日,老天一直在下雨,甚至还是暴雨。

  5月8日,天空终于放晴。早上8时,从高家庄出发,经广陵峡沟上高寺沟、乱石窖、三角包。行走在陡峭的山路中,不久便挥汗如雨。向导陈加兴是当地人,虽然在深山密林中穿行了几十年,却从来没有背负四十多斤的背篼上山(两个睡袋、帐篷、三角架、两个人一个星期的食品及必需品)。行走在震后垮塌的乱石间,步步惊骇。犀牛耕是绝壁上天然形成的一道凹槽,传说是犀牛在此耕过一犁形成的,刚好容得下一个人勉强通过。从犀牛耕的岩壁上去,急转向两扇碑,广灵寺方向白雾升腾,梯子岩向下是危岩。观音岩是两道相向直立的绝壁,准确地说是一道巨大的岩壁在地质变化时期形成的一道宽约四、五米的裂缝。裂缝深处相连接,一边岩壁中间有勉强容一人的通道,另一边是当地人用几根木棒贴着悬崖边搭建的一个简单危险的通道。因背的东西多,体积大,无法通过,陈加兴不得不返回到宽敞处,把行李分成两份,脊背紧贴着岩壁一步步小心地通过。

  出发前,我曾担心这里的木棒腐朽了无法通行,万幸还能顺利通过。到了两扇碑,我们在悬崖边一边吃午餐一边向远处眺望:脚下的广利村掩映在浓郁的绿树之间,重华镇在层层雾气的包裹下已不见踪影。

  上猪儿嘴峰必须经过一片巨大的紫弯叶草甸,而后进入荆棘林、箭竹林区。因为流的汗水太多,又反复穿脱衣服引起了伤风感冒,我的身体和肠胃出现不适反应,想呕吐,浑身无力,在没有水的情况下仅靠咀嚼牛尾蕨和两根黄瓜强咽下一点馒头。

  我们决定寻找可以通往亮白岩的路。这是一条长满荆棘树丛的悬崖绝壁,连陈加兴也没有走过。壁立的猪儿嘴就在头顶。陈加兴把背篼放下,我浑身无力地坐在长满青笞的石块上。不一会,陈加兴兴奋的声音从浓密的箭竹林中传来,我顿时感到浑身来劲,钻过去站在一块几吨重的巨石上,广灵寺就在脚下。

  陈加兴继续在林中搜索,直到天色已近黄昏,我们来到一个绝壁下。天哪!老君山、输马梁、猫儿梁、大小牛心山、猫儿沟、高寺沟、天竺寺、窦圌山由北向南群峰横列……

  亮白岩!我们到了亮白岩!!来到了当年美国战机坠毁的地方!!!心情异常激动,脑子里突然涌出:“你是英雄,功在全球。来华助战,歼灭日寇。保卫和平,正义永伸……”(1945年江油县民政科长王文石先生撰写的英文悼词译文)。接下来,我们试图寻找71年前的物件或残留物,但历经岁月和风雨的洗礼,这里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令人兴奋的实物。

  

美军战机坠毁地.jpg
猪儿嘴,这里是雄鹰折翼的地方

  从高家庄到猪儿嘴顶峰直线距离大约1500米,我们爬上山顶竟用了整整11个小时。眼看天快要黑下来,无法安扎帐蓬,我们只能在一块不足一平米的倾斜岩石上栖身。把帐篷雨披铺开,放上睡袋,我却一直没有睡意。子夜一点开始下雨,我们完全没有地方挪移躲雨,总算老天开眼,雨只下了半小时便停了。此刻,我已完全无法入睡。
  清晨6点多,我穿过乱石、箭竹林,到绝壁上找到了极佳的拍摄点,在此处能看到文胜、重华、永胜、铜星、中坝和窦圌山。

  老君山、输马梁、猫儿梁、大小牛心山、猫儿沟、高寺沟、窦圌山……由北向南横列着时隐时现,几串洁白的云朵象骏马般奔驰在原野上,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心神的壮阔视野骤然展现,我体验到一种人生从未达至的灵魂与自然的高度……

  早上8时,我们从溜石坪赶往梨树坪主峰陈家大包。上山的半个多小时,山林再次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我们手脚并用攀爬陡峭的山路。上午10时,终于到达了藏王寨老君山顶峰。我们兴奋地攀上航标架,饱览大自然的浩荡奇观。但见四面千峰罗列,横贯东西,山峦横层如登天的巨大阶梯;更有远处的雪山、巍峨的龙门山脉纵横南北,圌山很小,猪儿嘴已远;行云舒卷,云海翻腾,山跃浪间,满目青翠。绿树摇动,蝶恋其间,树杪飞舞鸟鸣嘻戏。林中不时传来娃娃鸡的鸣叫,无数鸟儿的歌语此起彼伏。

  5月12日,我们从老君山方向下山,在路上谈起了八年前的今天发生的那场大地震。当时,陈加兴的一匹白骏马被垮塌的岩石砸死,损失了一万多元;我在猪儿嘴山下的广陵峡沟内,抚摸着身上被荆棘划伤的几十道血痕。比起大地震留下的创伤,这些又算得了什么?

  回到家后,连续三天晚上,只要一合上眼就觉得面前不断晃动着荆棘和箭竹梢。好多天了,我的神智似乎还留在山上,还穿越在丛林中。此行的最大感受就是藏王寨老君山群山苍莽,风光旖旎,林木茂密,资源丰富,但资源破坏情况也较为严重,过度放牧、非法盗猎、采药,使珍稀动植物资源进一步遭到破坏,丰厚的老君山自然、历史、人文资源还有待进一步加强守护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libaiguli.com.cn/show.asp?id=805
相关阅读 江油李白故里网 投稿邮箱:tg@libaiguli.com.cn
李白故里地址:四川省·江油市|邮编:621700 区号:0816|友情链接/建议/投稿/客服:QQ 9090469|邮箱:admin@libaiguli.com.cn
libaiguli.com.cn © 2015 Copyrights reserved. 李白故里